晚上真是适合思念的时候呢(不动行光╳女审神者)

★ooc注意

★错字注意

★文笔喂雪碧

★现代设定

————————————————————


  “不动行光。”审神者抬起头看着坐在自己对面的恋人不动行光,说道。不动行光稍微愣了一愣,因为审神者很少喊他的全名,上一次这么喊还是在她表白的时候,但他马上反应了过来:“怎么了?” “我们……分手吧。”说出这句话的时候审神者移开了自己的视线看向了别处,似乎如果继续看着不动行光的眼睛,她就会说不出这句话。

  惊讶,不动行光现在很惊讶,毕竟当年一直追求着自己(虽然自己早就喜欢着她),说着除了他不嫁的审神者,竟然会说出这种话。他露出一个自嘲的笑容,喝了一口自己拿着的酒,说道:“哼……连你也要抛弃我了吗?也罢,我马上就搬走。”

  搬走?他能够搬去哪儿?但如果他的全世界已经不需要他了,那他也只能走,然后在远处看着自己的全世界。


  不动行光就这么搬走了,把属于他的东西都带走了。审神者只是在旁边看着,静静地看着,什么都没有说,什么都没有做,没有挽留,也没有资格挽留。

  可在不动行光走了之后,审神者崩溃了,眼泪夺眶而出,因为对她而言,不动行光也是她的全世界,可是没有办法,现在必须得离开他。

  审神者整个人缩在了沙发的角落,抱着双膝的指尖渐渐地渐渐地变得透明,渐渐地分裂,分裂成了一朵朵花瓣

————勿忘我。

  可却又跟普通的勿忘我不一样,呈现出的颜色是淡淡的紫色,淡到一不留神就会把这紫色给忽的程度。


  审神者变得越发的奇怪,房门上锁,不接电话,不回短信,手机没电,不出门,不允许别人来,窗帘拉上,没有一丝的光线进入这个没有生机而且显得空空荡荡的房子。

  审神者的作息规律也变成了睡和醒,渴了,就打开冰箱找饮料,饿了,就随便找一包零食吃了起来,然后继续睡。可她的身体还是在逐渐地无法改变地分裂成一片片的花瓣。房间里的花瓣一点一点地增加着,每天,每日每夜,每时每刻,没有哪天哪时停下来过。

  而审神者的手机则一直停在一个搜索的界面,查着身体逐渐变成花瓣是怎么回事。万能的浏览器终于在某天给了她答案

————花裂症。

  那是一种身体会逐渐地变成花瓣的病,跟自己喜欢的人接触还会加快分裂的速度。没有任何解救的方式,不对,还是有的,把分裂出的花瓣给自己喜欢的人吃下,你会死,但对方也会忘了自己。“什么嘛!这不还是没有解救的方法嘛!”审神者抿了抿唇,动了动手指,把这样一段话发到了评论区里,然后把手机扔在了沙发一边,抱着靠枕又想继续睡,然而并睡不着,审神者用着还剩下一些的手臂支撑着起了身,困难地掀开了窗帘的一角,看了看窗外。

  世界是一个很棒的画家,以黑色作为了背景颜色,却又用不同的颜色淡淡地勾勒出了楼房、街道、街道旁的路灯、行走的人们的轮廓,在你不注意的时候又加上了散发着奶白色光晕的月亮和衬托着月亮的若隐若现的星星,又用笔随意地在路灯或楼房的窗口点缀上了灯光的光晕。

  不由得,审神者脑海里浮现出了不动行光的脸,开心的脸,害羞的脸,以及……当自己提出要分手时的悲伤无奈的却又带着一丝不舍的脸。审神者心头宛如被一把刀反复捅进又拔出,眼泪不受控制地流了下来,抬起手臂想要抹一把眼泪的时候,却发现,一直在不停地分裂成花瓣的自己,现在,怎么可能还有手臂啊。


不动行光离开了,可他又在审神者曾经和他一起的家的附近租了个房子,有时会从阳台那里看着审神者的房间的窗口,不动行光可以说一直都没有离开过审神者的身边。

在他离开租到这个房间不久后,不动行光在阳台那儿看到了一片花瓣,从审神者的房间的窗口被风吹了过来,慢悠悠地飘了过来,在阳光的照耀下,这片花瓣宛如透明的。心莫名其妙地宛如被人揪着一样,一直盯着这片花瓣,直至这片花瓣飘到了自己视线范围之外的地方。

不动行光没有想到的是,审神者竟然会突然把窗帘全部拉上,是审神者发现了他?还是审神者变了?不动行光无从得知。

不动行光越来越担心审神者了,

对审神者的思念也一天比一天深。

最终在某个晚上,在阳台上的不动行光喝了一口酒后,看见了那个一直都没有任何变化的窗子的窗帘被掀开了一角,露出了审神者一部分的脸。就只是看见这么一部分的脸,不动行光都很开心,自己一直思念想念着的脸,终于,出现了。

然而很快,窗帘又被放下了。审神者的脸,消失了。不知道为什么,不动行光穿上外套,急匆匆地跑了出去。


房门被突然地打开了,审神者不可思议地看着那个披着外套撑着房门低着头气喘吁吁的不动行光。不动行光抬起头,不可思议地看着审神者,刚想开口问审神者她为什么会变成这样的时候,审神者先开口了。

“不动……?你,为什么还要回,回来呢?”审神者的声音,现在听上去跟以前的完全不一样,听上去很沙哑,她脸上的泪痕,都告诉了不动行光,审神者不久前哭过,至于是为了什么,为了谁而哭泣,不动行光不知道。

不动行光缓了缓,开口说道:“为了你啊,因为我发现,除了你身边之外,我哪里都去不了啊,我曾经的爱人。”

审神者的眼泪又一次流了下来,不动行光皱了皱眉,走近了审神者的身边,抬手想要替审神者抹去眼泪。

但审神者却摇了摇头,然后猛地支撑起自己的身体吻住了不动行光,把不知什么时候在她嘴里的花瓣喂了不动行光。

审神者身体分裂地速度加快了,然后,审神者消失了。不动行光呆滞着,然后缓缓地环顾了四周,开口:“我……刚刚是在做什么啊?”

他忘记了,那关于她的一切。

—END—

勿忘我 -- 永恒的爱

评论(6)
热度(17)
© 饼干|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