某本丸的搞事伊达(1)只是生个气,为何反被日

然后雪碧已经码好了,饼干还没语c什么的

Candy:

@大饼干  @正在转职成为半肝帝的雪碧……
*搞事情走起(°∀°)ノ没想到第一篇我这么快就出来了吧哈哈哈哈(明明也不快了好吧你个拖更狂魔!)
*日常的oocヽ( ̄▽ ̄)ノ
*这次没有不务正业吧……
*又名“一起由秀恩爱引发的惨案”
*这篇文真的非常有病啊2333
*顺便说一下,名字分别是:烛台切光子、鹤丸国子、太鼓钟贞子、大俱利伽子(迷之队形有没有)
*此文的cp为鹤贞和俱利烛,不适者请尽快退出谢谢


————————————————————————                   


       在某一个风和日丽正适合搞事情的早上,伊达组以鹤丸国子到底有没有毒发生了争论,结果国子和贞子就顺势秀了个恩爱。


       被秀恩爱的光辉闪到了的某单身狗光子表示:“突然……感觉眼睛……有点痛……”


      国子:“说不定是你另一只眼睛也要瞎了的预兆??”


     贞子:“咪酱,难不成,你,另一只眼睛也要瞎掉了!”


     光子:“ 不我感觉八成不是这个。”


     国子:“嗯?不是很像吗?”


     光子:“不不不,我感觉绝对不是这个原因。”


     国子:“不过也好,都瞎了怎么做饭。”


     光子:“……”


     贞子:“可是,我感觉怎么是的呢?”


     光子:“所以你们在乎的只是我做的饭吗!”


     国子:“当然在乎你了,来来来,鹤给你揉揉。”


    贞子:“可是为什么我感觉,是要瞎掉呢?”


    光子:“贞子你不要咒我啊……眼睛怎么可能那么容易瞎掉……”


    贞子:“唉?是吗?”


    国子:“贞酱乖啦。”顺便揉了揉贞子的头。


    贞子:“那我不说了。”秀恩爱中。


    光子:“突然感觉更痛了……”捂眼。


    贞子:“所以,咪酱你这是真的要瞎掉啊!”


    光子:“不会吧!”


    贞子:“那么痛什么的。”


    光子:“不可能……的吧?”


    贞子:“是……吗?”


    国子:“应该吧?”


    光子:“等等等等!”


    国子:“嗯嗯嗯嗯?”


    贞子:“?”


    光子:“如果我瞎了谁照顾你们两个傻孩子啊!”


    贞子:“我们两个不傻啊!”


    国子:“不,你瞎了只会是我们两个独立,然后可以照顾还没有来的大俱利。”


    光子:“……那我果然还是瞎掉好了。”


    国子:“再见,走好。”抱着一脸懵圈的贞酱把光酱推出了房间,关上门。


    光子:“你们果然不爱我了!不要后悔啊!”


    国子:“不会后悔!”


    光子拿起剪刀走出去,不管房间里的国子和贞子。


    贞子:“咪酱拿剪刀干嘛?”


    国子:“不知道。”


    光子躲在自己房间里,拿起一瓶红红的液体:“既然这样就吓吓你们好了!虽然被血浆糊了一脸一点都不帅气,不过能让你们受到点教训也算值得了。”她这瓶血浆是审神者有一天不知道为什么给她的,听审神者说这种血浆还有一股血腥味非常逼真呢。


       贞子:“嗯,鹤桑,我好像闻到一股血腥味。”


       国子:“嗯……去光酱的房间里看看吧。”放下贞酱。


       贞子:“走走走!”


       国子:“嗯。”她牵着贞酱的手,离开房间。


      贞子拉着鹤桑往前冲,路过咪酱房间时,打开她的房间门。


       接着就看到满脸是血的光子拿着同样全都是血的剪刀靠在角落里。


       国子:“哦!天呐!麻麻你怎么了!”


       光子:“你们过来干什么?”


       贞子:“哇!咪酱,你这是……”


       光子:“关你们什么事啊。”


       贞子:“咪酱。你忘了,我们本丸没资源了吗?”


       光子:“所以关你们什么事啊!”


       国子:“光酱!”


       贞子:“到时候,审神把你刀解了怎么办?”


       光子:“那又关你们什么事?我被刀解了你们才更开心吧!”


       国子:“不不不,你怎么可以这么说呢!审神者的血统这么迷,一会儿欧一会儿非的,万一你走了就没有第二把光子了呢!想想到现在都没有出现的大俱利啊!”


       光子:“……你们给我滚!”


       国子:“诶!我不要!”


       光子:“给、我、滚!”


       国子:“唔……”结果她就含泪离开了,虽然不知道那眼泪是真是假。


       光子把门关起来,但被血浆糊了一脸看东西模模糊糊的她并没有注意到偷偷躲起来的贞子。


       光子靠着墙壁慢慢坐下去,叹了一口气:“诶……本来只是想吓吓她们,谁想到结果是一群没良心的小兔崽子。”


      贞子躲在角落里想:结果到头来只是想吓吓我们啊……看来得找个机会出去告诉鹤桑呢。


      而另一边在锻刀室的审神者发出了十分兴奋的尖叫声:“哇啊啊啊!虽然没有爷爷!但是我竟然把万年没有出的伽子接回来了!”


      而站在旁边的伽子问道:“……其他伊达的刃在哪?”


       欣喜若狂的审神者缓了过来:“哦哦,这个啊。不出意外的话应该在一起,跟着我来,先去光子房间吧。”


      伽子跟上了审神者的步伐,内心却有点不安:好像前面一直闻到一股血腥味……错觉吗。


      审神者推开门,里面的景象显然让她和伽子吓了一跳:“……光子?”


      而光子也受到了不小的惊吓:我只是想吓国子她们啊!怎么主上也过来了啊!不过现在看东西不太清楚……旁边的人是谁啊?


      但她只能继续演下去:“主上吗……?”


      伽子:“喂!你还好吗?”


      光子:“没事……我挺好的……”


      伽子:“你另外一个眼睛都流血了,这还叫好?”


      审神者在不久后就发现了放在桌上没来得及收起来的血浆,所以她也不慌,倒是陪着光子演戏:“光子……”


       光子:“不用你管!”


       伽子有点烦躁:她这是没认出我吗?


       “喂,你知道我是谁吗?”


       光子现在隐隐约约看到了一些轮廓:“伽子……?”


       伽子:“现在才认出来,果然是笨蛋。”


       光子:“我才不是笨蛋呢!”


       伽子:“你现在才认出我,难道不是笨蛋?”


       光子有点窘迫:“要你管啦!”


       伽子:“哦?之前还会乖乖地让我管。”


       光子:“……所以呢。”


       伽子:“所以,现在,你也会被我管!”


       光子:“以前是以前现在是现在……”


       伽子有点生气:“把剪刀给我!你,现在也是我的人,不管以前和现在!”


      光子有点慌:如果把剪刀给她了的话绝对会被发现是血浆的!
     
     她握紧了剪刀:“不给!”


      伽子:“给我!”


      光子:“不给!”


      伽子:“咳咳,小贞和主,你们出去一会,我马上搞定好她。”


      审神者反应过来,就和贞子一块出去了:“哦哦!”


      然后嘛……拉灯!


      事后,伽子过来找审神者:“咳咳,主,现在手入室空着吗?”


      审神者:“嗯空着啊,怎么了吗?”


      伽子:“光子…需要手入。”


      审神者:诶?她不是用的假血吗?为什么要手入?难不成……


    “哦~那进去吧。”


~END~


      然后就是彩蛋!这里彩蛋是饼宝宝写的!


彩蛋:
“哎呀哎呀,没想到小俱利和光酱竟然在……这还真是吓到我了。”鹤丸默默地从角落里走了出来,“幸好没被发现。”转了转手上的录音笔,继续说:“那么,这份录音会多有用呢?最起码……”可以保证我跟小贞的关系不被发现吧?


————————————————————————


       码完这篇后,我只有一句话想说:我爱对话和复制!靠着这些我竟然长了那么多!


       还有在弄到光子生气那段时,我说了一句:宝宝生气了的既视感……然后饼干就说了:震惊!某麻麻一秒成宝宝!


       原谅我这个笑点奇低的人笑了那么久吧2333


       那么最后,希望你们看的还算满意,她们两个写的后续也马上会出来哒~(在不拖更的情况下)

评论
热度(5)
  1. 雪碧 我喜欢小天使哦Candy 转载了此文字
    那我现在发??
  2. 饼干Candy 转载了此文字
    然后雪碧已经码好了,饼干还没语c什么的
© 饼干|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