平行世界的我和我(3)

★ooc注意
★错字注意
★文笔喂雪碧
★这里所指的平行世界的“我”为 @Candy 写的“德国骨科”里的我,另一个“我”为我写的“安利雪碧”里的我
★一时脑热的产物不知道会写多长
★然后这里的平行世界的“我”是获得了作者咩麻麻同意了的
★“我”的视角

————————————————————

  不动行光见怪不怪,默默地再拿出另外一瓶甘酒,我默默地舒了一口气,本来还想着不动行光又双叒叕要生气了,但,看他这样子是……习惯了?那我以后难道可以更勤快、愉快地来蹭酒喝了?边这么想着,边离开了他的房间。现在干吗好呢,我认真地思考着。等等,我把一期派出去远征了吗?嗯……应该派了,那么……我去找粟田口的小天使们玩吧!想着,我走向了粟田口的房间。

  具体发生了什么我不想说,但被天使们治愈了的我离开的时候脸上的表情过了一段时间还依旧是轻飘飘的,陶醉的,看起来就很傻,来自本丸某路过的爱抖露这么说着。我也不怒,反笑,然后来找某爱抖露的堀川看到这情景,一下仿佛明白了什么,让我别生某爱抖露的气。我哪里生气了,你看,我这不是笑着吗?

  最后拯救了土方组的是另一个“我”回到本丸发出的声音。嗯,听到这个声音后我默默地往本丸门口走了过去,虽说那个也是我,只是另一个世界而已,但还是有点不放心,谁知道另一个我在那个世界做了点什么。

  “哟!那个……另一个我!”另一个我在看到了我后主动向我打了招呼,我点了点头,提出了一个很严肃的问题:“话说该怎么样才能让大家区分我们呢?”然后空气突然安静,吓得我喝了一口抢来的甘酒,等了一会儿还是没人回答我,突然尴尬。再等了一会儿,另一个我总算有了反应,缓缓地说道:“不知道。”敢情你想了这么久回答只有不知道哦?!“那么……”我停顿了一下,然后说,“我就随身带着甘酒好了?”

  “主,这样子好像不太帅气吧?”因为是主力部队的一员,所以烛台切也在,听到这个提议后只想表示,主,想想您的年纪,虽然甘酒不容易喝醉,但未成年喝酒是不对的。

                                   —TBC—

评论
热度(2)
© 饼干|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