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有一句“德国骨科”讲了也没什么用了

……

Candy:

@总是喜欢窥屏的雪碧  @总是有缕头发翘着的大饼干
*哈哈哈哈哈没想到吧哈哈哈哈哈哈
*没错我又不务正业了
*日常ooc
*我的脑洞画风是很清奇所以你可以闭嘴了
————————————————————————
       我叫……都说这么多遍了你们也该记住了,我就不重复了。


       前面说过了,我那对双胞胎徒弟结婚了。


       哼。


       结婚了不起啊,我跟你们说结婚就是爱情的坟墓,所以还是单着好。


       谁跟你说我嫉妒了,我一点都不嫉妒,不就是每天被闪吗,我一点都不嫉妒。


       不过她们是不是真爱啊,我现在加入FFF团还来得及吗。什么你们不烧同性?那还是算了。


       她们自从结婚了后简直肆无忌惮白日宣淫,上次我去饼干本丸就又被撒了一脸狗粮。


       那天我带着作为近侍的鹤丸去饼干那里做客,在会客室里饼干黏在雪碧身上我就当没看见。


       我坐在她们前面我感觉自己怎么明明是来做客的可是总感觉自己是电灯泡呢。


     “……雪碧你也在啊。”


    “你这不是废话,碧碧可是我媳妇儿,怎么能不在呢!”


   “谁是你媳妇儿啊!”


   “……”


    好了饼干你可以闭嘴了。


  “不过师傅怎么又来我本丸了啊。”


  “不是你叫我过来的吗。”


  “好像是诶。算了不管了,不过一天下来感觉好累啊,当审神者真累呢。”一边躺在了雪碧腿上。


      啊,在秀恩爱呢。


      我当时手一抖,好像撒了一点酸奶在鹤丸身上,不过他一身白应该没发现。


     “饼干我还在呢,如果我不在你是不是都打算扒雪碧衣服了。”


       饼干一听马上坐起来,头恰好撞在了桌子上。


      “呜……”


     “撞到哪了?快让我看看!”


    “呜呜呜……雪碧我好痛……我要雪碧亲亲……”


      然后她们真亲了起来,还是个舌吻。作为一个纯洁的孩子,我当时被吓得一不小心把手里的一杯水全撒鹤丸头上了。


       一身水的鹤丸看着我,我也看着他。


     “主上我们回去吧,不然不知道你又要撒什么在我身上了。还有不要以为我不知道你把酸奶撒我身上了,这个惊吓我一点也不喜欢。”


     “行,再待在这我眼睛要瞎。”原来他知道啊……


      还有我才不是因为平时鹤丸老搞事才把水撒他身上的。



       惊不惊喜?意不意外?其实我觉得我要不干脆把这个写成长篇算了。我还有很多脑洞呢233333。

评论
热度(5)
  1. 雪碧 我喜欢小天使哦Candy 转载了此文字
    师傅你够!
  2. 饼干Candy 转载了此文字
    ……
© 饼干|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