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有一句“德国骨科”一定要讲

哼~上次的那个 @Candy 的神经病产物她又写后续了……

Candy:

@总是有缕头发翘着的大饼干  @总是喜欢窥屏的雪碧
*哈哈哈哈没错我来码那篇文的后续了
*我又不务正业了
*日常ooc
*我的脑洞都很奇怪
————————————————————————
      我叫Candy,前面说过了,我是一对双胞胎姐妹的师傅,而且她们在一起了。


       我现在面对着一个巨大的难题,她们要结婚了。


       对,你没听错,她们要结婚了。


      虽然饼干在电话里说了,只要给份子钱就行了。但我连份子钱都不想交的。


      就在我纠结的时候,我突然想起了一个问题:她们俩谁穿婚纱?


       她们两个虽然身为妹子,但我自从认识她们起我就没看过她们穿裙子。


       要知道我问饼干为什么不穿裙子时,她可是说……说什么来着?我记不太清了,反正是让当时穿着裙子的我非常尴尬。


       她们到底是都穿婚纱呢,还是都穿西装呢,亦或是一个穿婚纱,一个穿西装?


       这个问题太有趣了,有趣到让我忘记了要交份子钱。


       在结婚那天,饼干一身西装,不过我倒是没看到雪碧。
      “喏,给你们的份子钱。”


      “诶呀,这多不好意……怎么一共只有二块五。”


      “我不是说过了吗。”


      “谁知道你是当真的啊!上次我们生日起码你还一人给了十块!”


      “这也是没办法的嘛,说实在话,那天一回家为师就后悔了。对了,雪碧呢?”


       说到这,饼干皱了皱眉,小声嘟囔:“还在换衣服呢,真是的,婚纱那么麻烦……”


       饼干她说的太小声了,我只听清了前面半句,虽然这半句话又让穿着裙子的我十分尴尬。


       正当我想要问饼干雪碧的化妆间在哪时,雪碧穿着一身雪白的婚纱来了,这倒是让我小小惊讶了一下,我还以为她们不会有人穿婚纱呢。


      “雪碧,没想到嘛。”


      “我也不想啊!是……”


      “诶呀婚礼要开始了,我们先过去吧。”


       雪碧没说完就被饼干拖走了,不过她想说什么我倒也是知道了。


       婚礼宣誓结束后,她们一桌桌地敬酒,到我这里时,我笑嘻嘻的说:“诶呀诶呀,真是没想到啊,你们两个竟然在一起了,这下只剩我一个单身狗喽。”


       她们又脸红了,奇怪,原来她们这么容易脸红的嘛。


      婚礼结束了,我跟她们到了别,回到了自己的本丸,记下了今天发生的一切。


哈哈哈哈哈哈没想到吧!这篇奇怪的文还有后续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

评论
热度(4)
  1. 饼干Candy 转载了此文字
    哼~上次的那个 @Candy 的神经病产物她又写后续了……
  2. 雪碧 我喜欢小天使哦Candy 转载了此文字
    师傅,你是真的上次一回家就后悔了吗?
© 饼干|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