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有一句“德国骨科”不知当讲不当讲

可以的可以的@Candy 你很棒棒哦,以及为什么是用我的节操来发誓啊!你不知道我没有节操吗!(喂!)

Candy:

@总是有缕头发翘着的大饼干  @我差不多是一罐废雪碧了
*应你们的要求我把这篇文赶出来了哈哈哈
*不务正业写出来的奇怪东西
*日常ooc
*来自于一个奇怪的脑洞


————————————————————————


      我叫Candy,是一个非婶,同时也是一对双胞胎姐妹的师傅,我也不知道为什么我会是她们师傅。


       她们俩姐妹的感情是很奇怪的,明明常常打起来,但关系好像还蛮好的样子。


       她们之间的关系,在那一天之前,我一直以为是普通的姐妹而已,可万万没想到……


       你问我她们叫什么?嗯……妹妹叫饼干,姐姐叫雪碧,很搞笑对吧?就像零食一样。


       至于我怎么知道她们之间的关系,那可就说来话长了。


       那天,我去饼干的本丸去调戏那些我没有的刀,看到了雪碧。


       当时我也没多想,毕竟她们是姐妹嘛,串门什么的很正常,就是感觉雪碧看上去好像怪怪的……


       可当我心满意足的走出房间时,看到了我徒弟们不可告人的秘密。


      我看到了饼干在吻雪碧,是的,吻。


我可以用饼干的节操来保证,那绝不是姐妹之间的亲吻,那是带上了情/色意味儿的、跟我看的小黄漫一样的亲吻。


      当时我被吓的够呛,哆哆嗦嗦的跑了。


      路上我碰见了鹤丸,我马上就问了这件这件事,这不问不知道,一问吓一跳。


       他竟一脸淡定的说:“诶,原来。Candy小姐不知道啊,主上跟雪碧小姐早就在一起了哦。当时这真是吓了我一跳啊。”


      当时我内心非常纠结:什么?!就我一个不知道?!搞了半天她们早在一起了?!不过她们是姐妹倒省了我嫁妆和聘礼的钱……等等我只是她们师傅又不是她们妈,我给她们出这个钱干什么?!


       最后,我把她们俩叫来,语重心长的跟她们说了这条路很难走之类的人生大道理,直把饼干和雪碧说的一脸懵逼,最后明确了一点——你们结婚随便,但我不出婚礼钱,红包最多二块五。


       饼干懵了会,最后脸以肉眼可见的速度红了起来,看的我感觉憋笑好难啊。


     “诶诶诶?!师傅你知道了?!”


     “嗯,刚才碰见了你们腻腻乎乎。不过现实中原来亲吻真是那样的啊。”


     “饼干我叫你不要在师傅来的时候搞事情!”


       看着她们打情骂俏我不禁感叹到:年轻真好啊!等等我怎么口气跟爷爷一样像个老年人一样。


       “好啦,我也该回我的本丸了,虽然我很懒,但该肝的时候也该肝的,我就不打扰你们小两口了。”


       在回本丸的路上,我吹着凉风,突然发现,诶等等,她们都嫁出去了,那么我着一圈朋友不就只剩我一个人单着了吗!算了,不管了,反正我有普爷。



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饼干其实我是认为你是总受的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就这篇文例外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

© 饼干|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