饼干

请点开→

这里是饼干,刀剑乱舞乙女向写手
(偏爱不动行光的那种,毕竟婚刀是不动行光)

然而是一个连火都没火过的过气写手

除了我的咩子和雪碧之外其他人都不许转载

假设愿意关注

假设愿意多给我评论

那你肯定是天使!
我的LOFTER APP登录首页

不知道为什么又开始丧了

哎……

清了一波QQ列表,改了一波分组
有人加我一般无脑同意
可如果加了我
跟我说的第一句话是让雪碧也同意就很气
md
雪碧是人
她想不想同意由她决定
有本事就自己跟雪碧说让雪碧同意
除非三次里你跟我的关系很要好
不然不可能的

大概是个番外吧

天呐噜……

Candy:

@饼干_是不动行光吹哦!  @雪碧 我喜欢小天使哦
*反正是个番外也不说啥了,就例行的艾特吧
————————————————————————
         ——假如饼干和雪碧是男的会怎么样呢?


         ——嘿老兄别逗了,除了只会让她们的那个变态师傅更加兴奋以外不会有什么不同


        ——哦,不要这么无趣,假如,只是假如呢?


   一、  
       哟,我是Candy,是一对双胞胎兄弟的师傅。但是我怎么总感觉这句话那里不对呢?


      今天雪碧又被饼干扛走了,饼干还顺便把我的安/全/套和润/滑/液顺走了。还特别欠揍的说:“反正是为了我们准备的不是吗?”奇怪,他怎么知道的。


     雪碧刚刚扶着腰一脸怨恨的瞪了我一眼,我很委屈,我有做错什么嘛???


    “他怎么啦???


    “不用管他,他只是在埋怨你为什么给了我们破掉的套而已。”饼干笑的很开心。


    “可我的套是好的啊???”我很莫名其妙。


    “你的套刚开始的确是好的。”他笑的更开心了。拍了拍我的肩就跑过去追上雪碧,搂着他一块慢慢往前走。


       艹,老子好像被坑了。


   二、
      没有谁能比现在的我更尴尬了。


      我看R18本子被他们发现了。


     我看耽美R18本子被他们发现了。


     我看饼雪耽美R18本子被他们发现了!


     我现在很尴尬,尴尬的想死。


     饼干一脸无所谓,但雪碧的黑气的要具现化了。


     完了,明年的今天就是我的祭日了。


   三、
    侥幸因为雪碧腰疼没有打我。


    但本子被饼干拿走了。


    为雪碧的腰点蜡。


   四、
   谁说兄弟恋很萌的,


   让我知道了一定揍死他。


    ——第N次被闪到的我愤愤的想到
   五、
   感觉很奇怪,我们一直是三人组。


   但为什么会只有我一个妹子呢?


   感觉以前好像不是这样的。


   我徒弟真的是男的嘛?

德国骨科

我我我……
我这么少女,这么可爱,怎么可以这样呢……

Candy:

@饼干_是不动行光吹哦!  @手机被收的拖更狂魔   雪碧
*既然饼干你说要当个渣攻那就……许久不见的德骨!
*日常不务正业
*日常ooc(不要问我为什么写同学都会ooc)
*日常迷の脑洞……
————————————————————————Ⅰ 
      也许……我是个不正常的人吧。毕竟爱上自己姐姐这种事,一般人做不到吧?


       不知道从什么时候起,自己好像对她的占有欲越来越强了,不想让她对别人笑,不想让她看着别人,想把她锁在自己身边,只对着我笑,眼里只有我。


       啊啊,这样的想法可不行啊。在她眼里,我只是她的妹妹而已,我也尽职尽责地扮演着这样的角色。如果这样的想法被发现了,绝对连只是待在她身边都做不到了吧。


        但这种想法依旧每天肆无忌惮的在我心里生长,就像毒瘤一样。我开始变得神经质,越来越见不得她与别人接触。看着镜子里的自己,那是多么的丑陋啊。就像一个被嫉妒淹没的怪物。


      我隐藏的很好,她没有发现。我也认为我会一直隐藏下去,慢慢的日子也就平淡的过去了。但,那只是我以为。


Ⅱ      
     她结婚了,和一个男的。他是她一直梦寐以求的对象,她也很符合他的标准。一切看上去都是那么美好不是吗?


       得知这个消息的我像是疯了一样,我仿佛看见了有黑色的,冒着令人反胃的恶臭的怪物从我身体中爬出来。就像是被污染的海洋要向人类复仇一样,黑色的波浪席卷了我的房间,一切都是黑色的,就像我的心一样。


      但是我什么都没有做。我不敢,我怕被她厌恶,我不敢。我只能怯懦的躲着旁边看着她和他在一起,我不敢。哪怕他们手上闪耀着光芒的戒指刺痛了我的眼睛,我不敢。


       或许这就是所谓的“我前女友结婚了,新郎不是我”吧。不对,她甚至不是我的前女友。自始至终,我们除了姐妹这层关系以外什么都不是,我们只是姐妹而已。


       对,我们只是姐妹而已。



       我恋爱了。也许是因为时候到了,也许是因为我想要摆脱过去那段阴暗的暗恋。


     我跟我男友很“恩爱”,起码表面上是这样的。


    但后来,我们连表面上的“恩爱”都做不到了,我累了,他也对这样的关系感到疲惫。


      于是我们就像那些小说里的情侣一样,顺理成章的吵了一架。


      我把自己关在房间里,就像当年她结婚时一样。但这次不同的是,她来找我了。


       我在她怀里号啕大哭,她默默地抱着我,就像小时候我被欺负时那样。


     “我们分手吧。”不出意外的,我对男友这么说了。


     “好。”他没什么反应,只是应了一声后默默去整理东西。


      结束这一段虚伪的感情对我和他都好,我没有对他的歉意。毕竟他对我也没有感情。


      结果,我还是放不下她啊。



      下雨了,从天而降的雨滴清洗着这个世界的肮脏之处。却清洗不了我的罪孽了。


      她会跟我永远在一起了,再也逃不掉了。


      这是我跟她的故事,平凡,又不平凡。


      哈哈哈哈没想到德国骨科也能是这种文风吧!饼干和雪碧都开虐了,我就想着就算不开虐好歹换个文风吧。


      嗯,这次是饼干的视角呢,希望她不会打我。


      当然全部虚构啦,这应该只算个番外,跟正文没啥关系。


       因为写名字感觉好出戏就没有写名字2333。


     毕竟是这种文风就没有加惯例的“麻麻就是这个人脑子有病”的tag23333

透明文手小秘密

啊……是我没毛病

如遇:

1.向圈内大佬低头,你们真是神一样的存在。






2.很喜欢红心蓝手,然而……啊……想想就行了。






3.看见有人评论瞬间炸裂,麻麻!这里有个小天使!!




4.每个关注了自己的人都会不自觉点开ta的主页看看。






5.红心蓝手点得多的人会记住id和头像,下次一见就会生出亲切感。






6.时常会自暴自弃,算了算了,溜了溜了,反正也没人看。






7.天啊终于有小天使给我点!赞!了!






8.如果有一篇文热度甚高战战兢兢以为侥幸,下次热度低就会觉得,啊,这种热度才是咸鱼的我啊。






9.不停地写不停的写,真的很想得到大家的认可。






10.很想放弃,但是就是很喜欢这对cp或者这个角色啊!拉一个入坑也是好的!拉不到……那我就当壮大tag好了QAQ。






11.渴望得到赞赏但在受到的时候却又会受宠若惊,心理极其矛盾。






12.笔力撑不起脑洞,让自己炸裂觉得好萌好萌的脑洞写出来后自己觉得……(苦闷.jpg)。






13.会来回的看评论,想说很多话,但是是个语废不知道说什么,担心会不会吓到小天使,最后很怂的发了颜表情。






14.有人催更会如同打了鸡血一样兴奋。






15.被叫大佬/太太超级惶恐,不,我不是!






16.被关注的太太也关注了,瑟瑟发抖到突然感觉不会写文。

















※欢迎大家补充啊。

“你知道为什么会有三叶草吗?
因为它一片叶子那么多的幸运用来见你了啊!”

挂一波我和雪碧的伪•监护人hentai麻麻233

晚上真是适合思念的时候呢(不动行光╳女审神者)

★ooc注意

★错字注意

★文笔喂雪碧

★现代设定

————————————————————


  “不动行光。”审神者抬起头看着坐在自己对面的恋人不动行光,说道。不动行光稍微愣了一愣,因为审神者很少喊他的全名,上一次这么喊还是在她表白的时候,但他马上反应了过来:“怎么了?” “我们……分手吧。”说出这句话的时候审神者移开了自己的视线看向了别处,似乎如果继续看着不动行光的眼睛,她就会说不出这句话。

  惊讶,不动行光现在很惊讶,毕竟当年一直追求着自己(虽然自己早就喜欢着她),说着除了他不嫁的审神者,竟然会说出这种话。他露出一个自嘲的笑容,喝了一口自己拿着的酒,说道:“哼……连你也要抛弃我了吗?也罢,我马上就搬走。”

  搬走?他能够搬去哪儿?但如果他的全世界已经不需要他了,那他也只能走,然后在远处看着自己的全世界。


  不动行光就这么搬走了,把属于他的东西都带走了。审神者只是在旁边看着,静静地看着,什么都没有说,什么都没有做,没有挽留,也没有资格挽留。

  可在不动行光走了之后,审神者崩溃了,眼泪夺眶而出,因为对她而言,不动行光也是她的全世界,可是没有办法,现在必须得离开他。

  审神者整个人缩在了沙发的角落,抱着双膝的指尖渐渐地渐渐地变得透明,渐渐地分裂,分裂成了一朵朵花瓣

————勿忘我。

  可却又跟普通的勿忘我不一样,呈现出的颜色是淡淡的紫色,淡到一不留神就会把这紫色给忽的程度。


  审神者变得越发的奇怪,房门上锁,不接电话,不回短信,手机没电,不出门,不允许别人来,窗帘拉上,没有一丝的光线进入这个没有生机而且显得空空荡荡的房子。

  审神者的作息规律也变成了睡和醒,渴了,就打开冰箱找饮料,饿了,就随便找一包零食吃了起来,然后继续睡。可她的身体还是在逐渐地无法改变地分裂成一片片的花瓣。房间里的花瓣一点一点地增加着,每天,每日每夜,每时每刻,没有哪天哪时停下来过。

  而审神者的手机则一直停在一个搜索的界面,查着身体逐渐变成花瓣是怎么回事。万能的浏览器终于在某天给了她答案

————花裂症。

  那是一种身体会逐渐地变成花瓣的病,跟自己喜欢的人接触还会加快分裂的速度。没有任何解救的方式,不对,还是有的,把分裂出的花瓣给自己喜欢的人吃下,你会死,但对方也会忘了自己。“什么嘛!这不还是没有解救的方法嘛!”审神者抿了抿唇,动了动手指,把这样一段话发到了评论区里,然后把手机扔在了沙发一边,抱着靠枕又想继续睡,然而并睡不着,审神者用着还剩下一些的手臂支撑着起了身,困难地掀开了窗帘的一角,看了看窗外。

  世界是一个很棒的画家,以黑色作为了背景颜色,却又用不同的颜色淡淡地勾勒出了楼房、街道、街道旁的路灯、行走的人们的轮廓,在你不注意的时候又加上了散发着奶白色光晕的月亮和衬托着月亮的若隐若现的星星,又用笔随意地在路灯或楼房的窗口点缀上了灯光的光晕。

  不由得,审神者脑海里浮现出了不动行光的脸,开心的脸,害羞的脸,以及……当自己提出要分手时的悲伤无奈的却又带着一丝不舍的脸。审神者心头宛如被一把刀反复捅进又拔出,眼泪不受控制地流了下来,抬起手臂想要抹一把眼泪的时候,却发现,一直在不停地分裂成花瓣的自己,现在,怎么可能还有手臂啊。


不动行光离开了,可他又在审神者曾经和他一起的家的附近租了个房子,有时会从阳台那里看着审神者的房间的窗口,不动行光可以说一直都没有离开过审神者的身边。

在他离开租到这个房间不久后,不动行光在阳台那儿看到了一片花瓣,从审神者的房间的窗口被风吹了过来,慢悠悠地飘了过来,在阳光的照耀下,这片花瓣宛如透明的。心莫名其妙地宛如被人揪着一样,一直盯着这片花瓣,直至这片花瓣飘到了自己视线范围之外的地方。

不动行光没有想到的是,审神者竟然会突然把窗帘全部拉上,是审神者发现了他?还是审神者变了?不动行光无从得知。

不动行光越来越担心审神者了,

对审神者的思念也一天比一天深。

最终在某个晚上,在阳台上的不动行光喝了一口酒后,看见了那个一直都没有任何变化的窗子的窗帘被掀开了一角,露出了审神者一部分的脸。就只是看见这么一部分的脸,不动行光都很开心,自己一直思念想念着的脸,终于,出现了。

然而很快,窗帘又被放下了。审神者的脸,消失了。不知道为什么,不动行光穿上外套,急匆匆地跑了出去。


房门被突然地打开了,审神者不可思议地看着那个披着外套撑着房门低着头气喘吁吁的不动行光。不动行光抬起头,不可思议地看着审神者,刚想开口问审神者她为什么会变成这样的时候,审神者先开口了。

“不动……?你,为什么还要回,回来呢?”审神者的声音,现在听上去跟以前的完全不一样,听上去很沙哑,她脸上的泪痕,都告诉了不动行光,审神者不久前哭过,至于是为了什么,为了谁而哭泣,不动行光不知道。

不动行光缓了缓,开口说道:“为了你啊,因为我发现,除了你身边之外,我哪里都去不了啊,我曾经的爱人。”

审神者的眼泪又一次流了下来,不动行光皱了皱眉,走近了审神者的身边,抬手想要替审神者抹去眼泪。

但审神者却摇了摇头,然后猛地支撑起自己的身体吻住了不动行光,把不知什么时候在她嘴里的花瓣喂了不动行光。

审神者身体分裂地速度加快了,然后,审神者消失了。不动行光呆滞着,然后缓缓地环顾了四周,开口:“我……刚刚是在做什么啊?”

他忘记了,那关于她的一切。

—END—

勿忘我 -- 永恒的爱

明天我 @手机被收的拖更狂魔   雪碧  @Candy 去逛这个漫展
然而我妈同意了后要我们讨论具体计划的时候 @Candy 消失了……